大衣哥朱之文作为家喻户晓的农民歌手,在最近这几年发展的相当不错。除了知名度节节攀升之外,收入更是水涨船高,一年的总收入基本上已经接近了千万左右,是当地有名的大户人家。
629x461_1568421353680791.jpeg
只不过有一件事也是让朱之文相当苦恼的,那就是有钱之后,经常会被人借钱,除了外地人,本村人之外,甚至连他的亲朋好友也都来借钱,当然有些人家里并不是真的缺钱,但是他们都打着一个主意,那就是反正朱之文的钱根本花不完,不借白不借,而且借了也不用还。在最初的几年里,大衣哥借了上百万出去,但是花钱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。

就在近日,朱之文在直播的时候表示称,村里有几个人的借钱期限到了,他也是上门去要钱,结果没想到,却接二连三的受挫。

在某一户村民的家门口,朱之文敲了半天的门,对方就是不开,让大衣哥也是没办法,而在另外一户人家里,一谈到还钱的事情,差点还要动手打朱之文,欠款人甚至还大言不惭的说道,我还想再和你借点呢!

十年前,他还是个穷小子。

当他演出完,再回到村子里时,发现身边的人都变了。

家里被一堆莫名其妙的人挤满,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排队过来借钱,就连老婆孩子都像换了个人......

最让他受不了的,是村民们刻薄的冷言冷语:

这穷小子长这样也能出名,就唱几首破歌也能挣大钱

更有村民大言不惭的说:

要想俺们说他好,俺庄上一人给俺买个小轿车,一人给一万块钱。

在他们眼里,朱之文的钱“花也花不完”,可他们忘了,这完全是朱之文的个人努力,与他们毫无关系。

苟富贵,莫相忘。

可当朱之文捐钱修路,回报他的又是什么?

村民指责他修的路太少,甚至把村里立给他的功德碑砸掉。

他前前后后借出去一百多万,欠条塞满了一抽屉,可没有一个人还过。

可笑的是,也没有人打算还。

朱之文没飘,可整个村子都飘了。

人性最大的恶,是见不得别人好。

农民的淳朴在利益的趋势下,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人性的丑陋在这个村庄里,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大师频出的年代,课本都如此与众不同

这两年,村民们发现了致富的新大陆。

那就是拍摄朱之文的短视频,或者搞直播。
d1160924ab18972ba4475739e8cd7b899f510ac7.jpg

他们发现,这比种地赚钱又轻松多了。

在过去,他们靠打零工每天能赚到50元,可拍朱之文,随便拿手机拍拍,运气好时,就能赚到200多元。

整个村子再次沸腾了。

小到7岁、大到74岁,纷纷拿起手机对准朱之文。

高贵是朱之文的邻居,靠拍朱之文,他的账号有了一百多万粉丝。

去年,他把账号卖给了一家公司,一下赚到了60万元。

放在以前,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可现在却都轻易实现了。

除了村民,还有全国各地的网友蜂拥而至,他们打着看望“大衣哥”的旗号,实则骚扰加利用,让朱之文全家不堪其扰。

他家成了不收门票的“景区”,朱之文则成了人们围观的“熊猫”。

每天早上,就有人开始砸门、呼喊他的名字:

大衣哥,我们代表全国人民来看你,你不能不见我们啊!

朱家的门一开,这些人就鱼贯而入,挤满了整个院子。

只要在家,朱之文的日常就是配合他们拍摄,甚至连上厕所都有人尾随。

朱之文都忍了。

他的心太软,他总是不忍心拒绝任何人,也不敢摆出任何脸色。

因为会被说耍大牌和架子大。

直到天黑透,这些人才会“收工”回家。

朱之文一家也终于得到短暂的喘息,可仍有人并不放过他们。

翻墙头、砸玻璃、扔东西,无所不用其极地打扰他们,将不要脸发挥到极致。

鲁迅先生曾说过:“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推测中国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。”

无奈之下,朱之文只好在门上安铁钉,写上大字,以警告那些疯狂的人。

9年来,朱之文没有过过一个清净日子。

从成名的那一刻起,他早已不属于自己。

在流量至上的年代,一切都让人啼笑皆非。

这是朱之文的悲哀,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。

拼多多近两年开始发展迅猛,短短几年一跃成为中国市值第五的互联网公司。
于是乎就出现了很多这样的山寨货。
15387933006971.jpg

拼少少,而且已经发展得像模像样了。
TIM截图20190914145932.jpg
品多多

TIM截图20190914150007.jpg
平多多

除此之外还有“厂多多”“客多多”等乱七八糟的。厉害的是有些号称已经经过一轮融资了。